小草人app

在噬魂狼蛛的利齿下,木盒很快就碎裂开来,一股清香传了出来,一段灵植露了出来,噬魂狼蛛瞬间就躁动起来,一股贪婪的**传来。

眼看那株灵植就要被噬魂狼蛛吞下,沈瑞凌眼疾手快的打出一道灵力,一个摄物术把那个木盒夺了过来。

眼见木盒被夺,噬魂狼蛛顿时急了起来,转过身来就对沈瑞凌龇牙咧嘴,发着嘶吼声朝沈瑞凌冲来。

沈瑞凌连忙扔出几颗饲灵果,但面对以前最喜欢的食物时,这次只是短暂的停顿了一下,又朝着沈瑞凌手里的木盒冲去。

见它那副不罢休的样子,沈瑞凌掐了一个法决,灵兽袋就被沈瑞凌祭起,一道白光喷射而出,把噬魂狼蛛笼罩在内,在它不断挣扎中就被沈瑞凌收入了灵兽袋中。

沈瑞凌也不管它的闹腾,打开那个破碎的木盒,看着那露出一段水草般的灵植的灵力波动,沈瑞凌的心颤了一下。

“这……这是株三阶灵植!”

沈瑞凌心里想着。

“怪不得引的那小家伙这么暴躁,只是这株灵植怎么会出现在鱼肚里?”

一连串的疑问从沈瑞凌脑海里崩了出来,但是就在沈瑞凌思考时,灵兽袋里的家伙却不老实,一直在反抗,表达对沈瑞凌的刚刚把它收入灵兽袋里的不满。

沈瑞凌只能和它交流起来,并在灵兽袋里扔入它的口粮,然后急忙向镇守府赶去。

……

美梦MM的休闲时分

镇守府内,沈焕驰看着沈瑞凌说道:

“你这臭小子风风火火的找我又有什么事?”

“禀告族长,瑞凌在冰窖里找到了一株三阶灵植特意带来给您看看。”

沈瑞凌说着递上了那只木盒。

因为木盒不能挡住筑基修士神识的透入,当沈瑞凌拿出那只木盒后,沈焕驰的脸上也闪现了一丝惊奇的表情。

从沈瑞凌手中接过木盒,灵力一震,木盒化为乌有,一株灵植被灵力包裹着悬浮在沈焕驰的手心。

“三阶伴妖草!”

沈焕驰一下子就认出了这株灵植,察觉到它散发出来弱有若无的妖气,毫无疑问这是一株被妖血滋养过的伴妖草!

“伴妖草?”

沈瑞凌开始回想脑海中对伴妖草的认识。

所谓的伴妖草,就是妖兽在晋升三阶后,灵智已经不差于五六岁的儿童。

它们本能的会培育出一株灵植,每天用自身妖气滋养灵植,灵植在潜移默化中吸收了妖气就开始产生异变。

妖兽在灵植产生变异后,会用自己的妖血去培育,从而提高灵植的品阶和对自己的融合度。

妖兽之所以会用自己千辛万苦修炼出来的精血培育灵植,是因为这种特殊手段培育出来的灵植可以在它们身上发出最大的功效。

像这种三阶的伴妖草一成熟,三阶妖兽就能吞下它,轻而易举的就可以突破一小阶!

因为妖兽修炼漫长无比,需要靠着时间的积累,那些拥有上古妖兽血脉的妖兽更是需要花费更多时间慢慢觉醒血脉力量。

像伴妖草这种奇珍异草就是为了弥补这一缺憾,越古老的血脉培育出来的伴妖草往往伴随更大的功效。

伴妖草的培育比妖兽自身的进阶速度要快上一些,所以这也是妖兽对它乐此不疲的原因。

“这株伴妖草你从何而得!”

沈焕驰的语气瞬间严厉了起来,沈瑞凌感到一丝杀意,在筑基修士的气势下,整个大堂都冰冷了起来。

沈瑞凌连忙拱手道:

“禀告族长,在滨湖镇冰窖中的一条鱼腹中!”

沈瑞凌低着头不敢去看沈焕驰,但能感觉到沈焕驰此时已经杀意凛冽了。

随着一道道灵力传出,沈焕驰才开口道:

“你准备一下,马上开一场族会!”

……

没过多久,一名年轻男子就进入了大堂之中,男子一袭白衫,长发束冠,温文尔雅,但是却流露的是筑基修士的气息。

“瑞凌拜见六叔!”

沈瑞凌拱手作揖道。

“小凌儿起来吧,几年不见修为不错啊!”

沈景华笑的说道。

沈瑞凌作为这代最有可能筑基的修士,和沈景华的关系也不一般,以前沈景华每次回家族也会对沈瑞凌教导一番,毕竟一些宗门里的教学经验是家族不能比的,所以两人可以像朋友一般开开玩笑。

“六叔说笑了!”

“你现在应该才三十左右吧,你这速度还比青云门里三灵根的弟子快了些,看你一身气息磅礴,不久就能突破了九层,那时候和一些双灵根资质的弟子也相差不多了!”

沈景华神识扫过,就把沈瑞凌的大概情况看在了眼里。

“好了景华,你也别夸奖他了,这次叫你们来是有要事!”

沈焕驰开口道。

察觉到沈焕驰脸上的表情,沈景华问道:

“是有眉目了吗?”

“这个你先看看,等还有人来了再说吧。”

说着沈焕驰把那株伴妖草递了过去。

“伴妖草!”

接过伴妖草的沈景华也是一愣,然后也想到了什么,面色也阴沉了起来。

沈瑞凌能感觉到上面的两名筑基修士都发现了什么,其实他自己也猜到了点。

又有几人鱼贯走入,分别是四长老沈焕颜、沈焕通和周谯,滨湖镇上的所有家族高层。

沈焕通和周谯两人看见里面居然有两名筑基修士,其中一名还是如此的年轻,心里也想到了什么。

“这是一株伴妖草,是三阶妖兽洞穴里成长的,对妖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而且这株伴妖草上的妖气正是那只三阶妖蟹所有的!”

“你们之前不是怀疑这次水患有人暗中操作吗?这株灵草就是吸引三阶妖兽来袭的原因。”

沈焕驰手里拿着伴妖草,对着几人说道,筑基威压已经笼罩在了大堂里。

沈焕颜三人顿时一惊,难道这株灵草就是引起三阶妖兽攻城的罪魁祸首?

“是此物才引来三阶妖兽的?”沈焕通小心翼翼的问道。

“每株伴妖草都是独有的,妖兽对他视若珍宝,就是相隔千里也能感应的到,此物也是最容易引来妖兽的。”沈景华开口道。

“不知这灵草从何而来?”

沈焕颜站出来问道。

“瑞凌告诉他们吧!”

“是我刚刚在冰窖里发现的,藏在一条鱼腹中。”

“冰窖?”

三人都相视一眼,为什么此等灵物会出现在那里。

“沈焕通!冰窖里有此物你不应该解释一下吗?”

说完沈焕驰的威压就降在他身上,沈焕通感觉身体一沉,脸色苍白,直接跪了下去。

“族长,我真不知道,那个冰窖里都是灵鱼,我也不清楚这鱼从何而来,我马上派人去查!”

沈焕通颤颤巍巍的说道。

“一起去冰窖!”

沈焕驰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周谯扶起沈焕通,几人一起往冰窖处赶去。

……

冰窖中,眼前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断裂的灵鱼,一股鱼腥味传来。

看着眼前的景象,众人都是一愣,好像被什么东西翻过了,还有一条被开膛破肚的鱼躺在那里。

沈瑞凌也是一脸的难看,弱弱的说道:

“这里被我的灵兽翻过,就是因为它我才发现的那株灵草。”

这里几人就沈焕驰知道沈瑞凌养了一只噬魂狼蛛,其余几人都不清楚。

“好了,瑞凌你在哪里找到的?”沈焕驰问道。

“就在这堆鱼里!”

沈瑞凌指着一处鱼堆说道。

几人看向沈焕通,看到几人的目光,沈焕通也看向旁边一名族人。

“这里的鱼是哪里来的?”

那名管理冰窖的修士被这么多修士盯着也吓傻了,

“这批鱼是阳山卢家送来的,和那只灵蚌是一起的。”

那名修士结结巴巴的说道,沈焕通都扛不住沈焕驰的威压,更别提他了,一个小小的冰窖管事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卢家?”

沈焕驰问道。

其余众人都察觉到一股腥风血雨就要来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