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上图片如何保存

热情地讨论了一会儿,台下的众人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此刻这位记者问出了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听到记者的提问,八木部长微微一笑地回答道:“我们的销售方式很特别,采取的是线上拍卖的形式。”

线上拍卖?

听到八木部长的回答,所有人的脑袋里都浮现起了一个问号。

“请问什么是线上拍卖?”这位站起来提问的记者追问道。

八木部长也没有卖关子,仔细地和在场的所有人解释起了何为“线上拍卖”。

所谓的“线上拍卖”就是由联盟出面在网上设置一个专门销售革新药剂的官方网站,类似于网店的形式,只有注册了网站的用户才有购买革新药剂的资格。

为了保证革新药剂销售安全,每一个注册用户都需要要实名,没有完整有效的身份证明则没有注册成为网站用户的资格。

重点是每一瓶放在网站上销售的革新药剂都没有固定的价格,只有一个底价,购买者可以在药剂下面出价,一定时间里出价最高的一个将会自动获得药剂的购买权。

这就是“拍卖”二字的由来。

其实这个“线上拍卖”的销售形式是优迦和八木部长想了很久才定下的,无他,只因革新药剂很难定价。

资质药剂可以同时提升红、橙、黄三色资质的精灵,虽说成功几率各不相同,但无论按照哪一个阶段定价都不合适。

你不知道的篮球宝贝

其次绿色资质的精灵在市场上都是有大概的固定价格的,虽说革新药剂能够把黄色资质的精灵提升到绿色,但药剂的定价是高于绿色资质精灵本身的价格好呢?还是低于绿色资质精灵的价格好?

要是高于绿色资质精灵原本的价格,那购买一瓶革新药剂肯定就不如直接购买一只绿色资质精灵划算;如果低于绿色资质精灵本身的价格则会显得花了大力气宣传的新药剂很廉价,没有逼格。

最最重要的是,有些人购买革新药剂衡量的不是革新药剂本身的价值,而是他们和精灵的情谊。

比如说一位训练家早期使用的精灵是一只黄色资质精灵,随着实力越来越强,手里越来越宽裕,后期他的主力队伍里渐渐由绿色资质精灵代替了黄色资质精灵。

那么这时候,这个训练家早期的老伙伴就不得不留在家里当仓管,可是论情谊,这个训练家肯定和早早就相处的老伙伴更加深厚。

如果这时候有机会能够替老伙伴们改变资质,让它们继续留在自己身边和自己一起征战,为了这份情谊,这个训练家该花多少钱呢?

精灵是智慧生物,它们和人类之间的感情不是一成不变的,对于有些训练家来说,自己的经历就是自己的家人,甚至比自己的家人还要重要,是他们最亲密的伙伴。

这时候和老伙伴这份情谊的价值在他们心中就要远远超过一只陌生绿色资质的精灵了。

那么他们得花多少钱去替自己的老伙伴改变命运呢?

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没有价格,由他们自己来衡量这份情谊的价格。

只定下一个底价,这个底价以市场上最低的绿色资质精灵的价格来定,既能保证革新药剂拥有一定的利润空间,又能购买者在合理的竞价后让革新药剂拥有由各种因素带来的附加值。

最后无论革新药剂是直接以底价被卖出? 还是因为竞价后销售价格提高被售出优迦和联盟都不会吃亏,就是利润多少的差异罢了? 总之都有的赚。

并且全部以线上销售还有一个好处? 那就是能够直接出售给世界各地的训练家,仅仅以实体店的形式销售容易出问题不说,也会受到地域的限制。

优迦和八木部长之所以否决了开实体店的原因就是怕革新药剂太过打眼? 容易引起不法分子的觊觎。

听完八木部长对“线上拍卖”的解释? 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像大木博士这些脑袋转得快的人立马就想到了线上拍卖的好处。

接着就革新药剂的一些其他问题,记者们陆陆续续对八木部长进行了提问。

这时候一个记者突然把矛头转向了一直坐在那没什么存在感的优迦。

“请问我能向革新药剂的研发者清水馆主问几个问题吗?”

这个记者的话把大家的目注意力转到了优迦身上,之前大家因为八木部长带节奏,所有人都忽视了安静地坐在那的优迦。

此时这个站起来的记者让所有人都突然意识到:对啊,革新药剂的研发者不是坐在这吗?怎么能不乘机问点什么呢!

优迦没想到自己已经尽量减弱存在感? 还是有人会注意到自己? 于是他硬着头皮对着身前的话筒说道:“可以? 这位记者先生请问吧。”

“请问清水馆主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研发出革新药剂的呢?毕竟之前您都是以一个强大的训练家身份闻名在外? 好像没听说您还是精通什么药剂学。”

这位记者语气犀利,直接怀疑优迦作为革新药剂研发者的身份。

他的这一番言论让现场的不少人的脑海里都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一个想法:这位声名在外的清水馆主不会是仗着权势强占了某个不知名研究者的研究成果吧?

像这样的案例无论在哪里都是比比皆是的。

听到记者的这个提问? 优迦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个记者话里的暗示,他眼神凌厉的扫了一眼这个记者? 记者的心里狠狠一抖? 额头上冷汗直冒,顿觉亚历山大。

现如今优迦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了。

“契机什么不重要,我是不是药剂学的研究者也不重要,既然我今天以研发者的身份坐在这里,那么我就是革新药剂货真价实的研发者。如果有人觉得也这个研发者的身份来路不当,大可以随时去调查。”

优迦一字一顿地说着,语气里满是自信和坚定,眼神化作的刀子直插那位记者:捣乱的?哼……

他的确不是革新药剂真正的研发者,可是只要他说自己是,他就是,至于三只乌贼王,它们只能一辈子都关在鬼宅副园里。

革新药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今天会有别的声音优迦一点也不意外。

八木部长听了这个记者的话心里也很愤怒,革新药剂的研发者可是国夫先生保证过的,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怀疑的,他准备这一场发布会容易吗?这可是为整个芳缘联盟长面子的事情,他绝不允许有任何人捣乱。

“清水馆主作为革新药剂研发者的身份是联盟确认过的,这一点联盟可以担保。”

别管八木部长心里多不待见那个记者,他说话的时候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丝毫没有把心里的情绪显露在脸上。

听到八木部长的话,台下的人都在心里默默想道:也是啊,既然是和联盟合作的生意,联盟肯定经过了再三的调查,肯定不会出现冒名顶替的事情。

“那……那我的问题……问……问完了。”

一头冷汗的记者结结巴巴地重新坐下,心里恼怒自己说话太过主观性,但凡语气客观一点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个记者刚坐下,八木部长就悄悄用手示意了一下站在自己身后的下属,下属弯腰附耳过去。

只见八木部长低声对他说了什么,那位下属点点头后就悄悄退到了后台。

在这个棒槌记者冒头后,剩下的记者提问时果然都注意了很多,尤其是语气都相当婉转。

“请问清水馆主,革新药剂能够大批量生产吗?将来价格会不会有所降低?”

“目前不会大批量生产,价格的浮动是由市场决定的。”

“请问清水馆主觉得革新药剂会给各大饲育屋带来怎样的冲击,会影响其他饲育屋和你们呦呦饲育屋的关系吗?”

“冲击肯定是有的,但具体会出现怎样的影响目前还有待商榷,至于呦呦饲育屋和其他饲育屋的关系,我想应该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

因为有第一位记者的提问,其他媒体也七嘴八舌地的对着优迦问了一大堆问题,优迦硬着头皮一一回答了。

得,低调是不行了。

今天的发布会是以直播的形式面向整个精灵世界公开播放的,所以优迦无形中又出了一波风头,在全世界人民面前露了脸。

鉴于第一个记者的教训,其他媒体在提问题时注意了很多,后续的发布会没再出现意外,最后圆满结束。

发布会结束后,现场的训练家们和媒体们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有序退场,只有各地区的代表没有离开。

至于那位记者在一走出会场,就被君莎小姐带人暗暗盯住了。

发布会结束后,各地区的代表被请进了另一间会议室,就革新药剂对其他地区的供给问题进行了商讨。

各地区地区代表今天回会齐聚这里也是这个原因。

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在大大的会议桌后面做好,坐在上首的正是作为东道主的芳缘代表,优迦、大吾、米可利、千里、芙蓉,至于八木部长因为有其他事情要忙,没有参加这次的商讨会议,毕竟其他地区也没有派商部的人过来。

芳缘联盟今天之所以会来这么多人,就是因为要撑场子,今天他们芳缘联盟要面对的可是所有其他地区的联盟。

每个地区的代表都是两位,只有成都只来了一个四天王梨花。

不过关东的大木博士、科拿天王和成都的梨花天王今天是作为一个整体过来的,代表着联盟总部。

关东和成都两个地区的大陆是连在一起的,很早以前两个地区只有一个联盟,那就是石英联盟总部。

虽然后来两个地区分开了,但联盟的位置依旧在一起,都在如今成都和关东交界处的石英高原上。

因此大木博士、科拿天王和梨花天王会一起代表联盟总部参加这次的发布会和商讨会议并不奇怪,就连渡如今都兼任着关东的龙天王和成都的冠军两个职位。

优迦坐的位置下首就是希罗娜,优迦低声对她问道:“大叶和我说他会争取作为你们神奥代表过来,怎么现在来的是阿柳?”

阿柳是神奥的虫系天王,也是所有地区里唯一一位虫系四天王,别看他长了一张娃娃脸,行为举止也很孩子气,但其实他的年纪比优迦和希罗娜都大,也是目前神奥四位四天王里除菊野奶奶外时间最长的一个。

只是虫系精灵的局限性很强,所以目前神奥四天王里排位最高的是超能力系的悟松天王,其次是去年刚上任的大叶,接着是年纪比较大的菊野奶奶,阿柳排在了最后。

希罗娜闻言捂嘴偷偷笑道:“本来的确是有他的,不过出发前他非要找我切磋,我没答应,他就一直跟着我,没想到一不小心掉进了下水道里,把自己腿给摔断了,所以就换了阿柳过来。”

优迦:。。。

想到大叶那六亲不认的走路姿势,会掉进下水道还真不奇怪。

大叶一直把希罗娜视作自己的劲敌,没事就要缠着希罗娜切磋一番,没想到今天终于“自食恶果”了,大概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优迦和希罗娜小声说着话,坐在上首最中间的大吾开口了:“很高兴诸位能够来到芳缘参加这次的发布会和商讨会议,我代表芳缘联盟向各个兄弟联盟表示感谢。”

大吾的话刚说完,忙着撩科拿天王的老不修阿戴克先生就不耐烦地说道:“场面话就不要说了,我们今天来一趟也不容易,革新药剂的份额怎么分配还是直接说吧。”

阿戴克先生什么脾性在场的人基本都知道,所以没谁在意他说话的语气,大吾有着良好的修养就更加不会生气了。

“那好,这里不少人都是我的前辈,我一个晚辈就不卖关子了。

革新药剂目前销售的方式只有发布会上八木部长说的一种,那就是线上拍卖。”

大吾的话还没说完,帕琦拉就推了推眼上的眼睛道:“大吾先生的意思是革新药剂的好处全归芳缘联盟?”

“革新药剂本来就是人家芳缘联盟的东西,人家拿好处不是应该得吗?”这时候科拿天王不急不缓地说道。

听到科拿天王开口,帕琦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又是你这女人,不跟我唱反调你会死吗?

科拿天王挑了挑眉,对帕琦拉的怒火视而不见,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xiazaitxt

Tagged